妈妈带我卖淫做妓女 - 妈妈带我卖淫做妓女

分类栏目: 暴力强奸

发布于

门铃响了,我从椅子上坐起来去给开门,门外站着一个50岁的男人,彬彬
有礼的样子,他姓铃木,个子不是太高,身材有些胖胖的,总是一身西装笔挺,
看上去就是超大会社超级高层的气场。
  我把铃木迎进我帮他订好的房间,这是一个宽敞的大卧房,铃木非常有礼貌
的进屋和我打了招呼,我和他寒暄过两句,然后拢了拢裙摆,坐在了床边。
  ……
  铃木,我其实认识超久了,他是我马麻的一个情人,有时候我去找马麻的时
候偶尔会有碰面。
  有一次我去找马麻的时候正巧碰到他,他永远咪咪的眼睛不住的在我和我马
麻身上左右晃去,我真的担心他的头会被晃掉,他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今年五
十岁,距离退休还有时间。
  「几天不见,美娜又漂亮了。」铃木笑着看看我,又看着坐在他对面我身边
的妈妈说。
  「你总是有时间夸奖我女儿。」妈妈说完,笑着看了看身边的我。
  「妈妈和女儿都是美人,妈妈有种成熟的美,女儿有种青涩的美,都是要夸
奖的,呵呵。」
  铃木说完又看了看我,我坐在椅子上礼貌的回笑着他,客气的对他说:「铃
木先生,真的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来马麻这里拜访,真的多有打搅了,非常的抱
歉。」
  「哎呀,美娜为什幺总是这样子客气,我和你马麻是非常亲密的关系,我们
也是非常亲密的关系,不要说客气的话,这样叫我真的忐忑难安。」
  「您总是那幺客气,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谢谢您呢。」我稍微俯了俯坐在椅
子上的身子,笑着和他点头致意。
  「美娜,铃木先生也是刚刚到,那边的柜子里有上好的茶叶,在紫色盒子里
面的,你去烧一些热水,然后为铃木先生泡上。」妈妈笑着看着我,示意我去准
备茶水。
  「铃木先生,那真的不好意思失陪您了,我去为您准备茶水,麻烦您稍等片
刻。」我站起身笑着和铃木说。
  「美娜,那真的麻烦你了。」
  「不客气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我去到了厨房,然后找到热水壶,找到茶叶放到茶具里面,然后等水烧开。
真他妈的好烦,本来今天来找马麻是有正经事的,但是没有想到赶的那幺凑巧,
这个铃木没有提早打招呼,就来马麻这里登门拜访。
  这个铃木是个超级有钱的单身老男人,听说把老婆孩子放在纽西兰,然后自
己又回来东京工作。曾经听铃木说他已经和他老婆没有感情和性欲了,他要把自
己的大好精力贡献给剩下的美人身上,他说的自己好像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感谢他
一样,不过他账户里面有超多的钞票,这正如他说的,钞票太多了想找个地方转
移出去一些,给自己的账户透透空气,难得他有这种善心,所以也真的非常有女
人缘。
  我一边滑着手机一边聊着天一边等着水烧开,没有几分钟水就烧开了,我把
水放进茶壶里面,其实这个茶壶是电子的,可以自动烧水,马麻之所以去叫我额
外烧水,只不过想把我支开一边。
  我把茶具从厨房端到客厅里面,我看见铃木正搂着妈妈和妈妈深深的吻着,
铃木的两只手不老实的在妈妈的身上乱摸,这一幕对于我来说已经稀松平常。
  「哎呦喂,真的是打搅您们了,我刚刚有在说我来的不是好时间,真的被自
己言中了。」我一边笑着一边端着茶具往客厅里走,然后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
上。
  「美娜,你妈妈的身体好香,你泡的茶也好香,喝茶之前要做一些准备的。」
铃木略微松开妈妈,笑着对我说。
  「全部都是香的,您真的好会讲话。」我一边说,一边把跑着茶叶的热水逐
个倒进茶杯里面。
  「这是我托朋友从英国带回来的。」妈妈和身边的铃木说。
  铃木表情惊讶的一边看着我泡茶的手一边说:「喔?从英国带回来的?……
哇,味道真的好香,美人,香茶,真的太赞了。」
  「嗯,朋友刚回来不久,所以茶叶非常新鲜,而且朋友说是最最上等的茶品,
我一直等你来才叫美娜拆开用。」
  我在茶杯里倒好了水,笑着对铃木说:「铃木先生,我之前听妈妈和我讲说,
这茶叶一定要等您来才要用到,请您一定要品尝喔。」我心想,我和妈妈之间配
合的真的是天衣无缝,其实妈妈哪里有和我说过,我故意的添上一笔就好了;其
实妈妈这茶叶放了多久,真的是从英国带来的吗,我真的没有心思考证,就当小
说听就好了。
  妈妈之前经常和我说,男人不骗他就会不开心,如果对男人太实在,女人就
会被套成白痴,我和妈妈笑着看着铃木端着茶杯的手,还有他陶醉的脸,只见他
吹了吹茶水上飘着的热气,抿了一小口,然后满足的表情说:「真的太好喝了,
真的太香了。」
  我笑着看着他,心里说:「你长得真像一只蠢猪。」
  「铃木先生,马麻的茶水好不好喝?」
  「好喝,好喝,哇,没有喝过这幺香的茶水,真的太赞了。」
  「如果您真的喜欢喝,那幺就请您多来马麻这里,照顾妈妈的事情美娜真的
拜托您了。」我笑着站起身,对铃木深深的鞠躬了一下。我心里想:「靠,太他
妈的搞笑了,我真的好会来这一套。」
  铃木也站了起来,对我轻轻的弯腰鞠躬了一下,「美娜,真的麻烦你了,照
顾你妈妈和你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请你们不要客气。」
  「铃木先生,美娜经常和我说铃木先生什幺时候来,其实今天是我告诉的美
娜,美娜急忙从住处赶过来的。」妈妈在一边对铃木说,我心想妈妈的水平也真
的不差,和我一起一唱一和的,在我和妈妈眼里,眼前这个男人就像一台ATM,
而我们说的话就是取钱的密码,配搭好了,会源源不断的吐出钞票,我偷偷的挑
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铃木,又偷偷的用余光看了看身边的马麻,铃木
开心的满面笑容,不住的对妈妈点头说:「真的麻烦你们母女二人了,真的麻烦
你们母女二人了。」
  「铃木先生,请喝茶。」我赶忙端起铃木的茶杯,递到他的跟前,但是我又
瞬间把茶杯拿到自己的嘴边:
  「我帮您吹一吹吧,刚刚有些烫是不是?」我轻轻的用我涂满大红口红的嫩
唇吹了吹,然后再把茶杯递回到铃木的跟前。铃木满面的喜色,看看我,又看看
茶杯,然后接过来,碰到了我的手,我不好意思的对他笑了一下子,然后拢了拢
裙摆,示意铃木先坐下。
  铃木坐下了,然后我才坐下。
  妈妈带着我明白的眼色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正低头喝茶的铃木说:「美娜
为您吹的茶香不香?」
  「哇,真的好香,带着美女的香气,好像接吻一样的感觉。」铃木放下茶杯,
赞叹了一句。
  「铃木先生,我在为您加一些吧。」说着,我站到他的身边,为他的杯子里
面添茶水,我注意到马麻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给铃木添过茶水之后没有回到自
己的椅子,而是坐在了铃木的身边。铃木和妈妈都坐在沙发上面,我坐到了铃木
的另一边,然后端起刚刚为铃木添好茶水的杯子,眼睛看着他,轻轻的为他吹茶
水飘着的热气。
  我故意对着铃木吹着茶水,茶水的热气被我吹得正好飘到铃木的鼻尖,铃木
色迷迷的看着我,我的余光看见妈妈把手放在了铃木的一只手上,轻轻的抚摸着。
  「铃木先生,茶水为您吹好了,请您用茶。」我温柔的看着他,把杯子递到
他的面前。
  铃木回头笑着看了看妈妈,妈妈把手抽了回去,铃木扭回头笑着看了看我,
然后双手端过我手里的茶杯,低头慢慢的品着,我的眼睛还有妈妈的眼睛,都像
盯着一只猎物一样盯着眼前这个铃木,只不过我和妈妈的脸上都是堆的微笑,这
是叫男人最喜欢的微笑。
  「哇,真的太香了,好喝,好喝。」
  妈妈在另一边看着铃木问他:「如果您真的喜欢喝,下次来的时候,我还叫
美娜来帮您吹茶。」
  「哇,这样真的太不好意思了,我真的觉得太麻烦你们了。」
  「铃木先生,您不要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只要您喜欢我就会随叫随
到。」
  「哇,这样子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感谢了,如果每次能够有美女妈妈的招待还
有美女女儿的招待,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铃木先生,那您一定要常来我马麻这里喔,您来的时候我一定会来的。」
我笑着看着铃木,铃木一边笑着看看妈妈,一边笑笑的看看我。
  「美娜的茶艺很不错是不是?」妈妈对铃木说。
  「当然,当然,茶香的味道,美女的味道,刚刚美娜为我吹茶的时候,香气
飘到鼻尖,真的好像接吻一样。」
  「这样子说,你是想和美娜接吻吗?」
  「马麻……」我不好意思的用手背捂着嘴,笑着看着铃木。
  「接吻?……真的可以吗?……」
  「这个你要问美娜喔。」
  「啊,问美娜,对,这个要问美娜。」铃木扭过头来笑着问我:「美娜,你
可不可以和我接吻呢?」
  我捂着嘴巴笑着,「铃木先生,您是我妈妈的客人,我不想这样子没有礼貌,
今天马麻会招待好您的,您和我马麻接吻就好了,刚刚我也打搅到了,真的不好
意思。」我心想,马麻超级了解我的,这就是要故意吊你的胃,我不禁心里窃笑
了两下子。
  马麻这个时候赶忙接过我的话来:「铃木先生,今天美娜没有准备好,看来
您要多来几次喽。」
  「是啊,是啊,要多来几次,要多来几次,今天只和妈妈接吻就好了,哈哈
哈哈。」铃木说完,一下子搂住妈妈的腰,然后亲了一下妈妈的脸。我看着铃木,
心想我一个高智商的妈妈就可以把你拿下,今天你一个智商低的,遇到我们母女
一起,你超量吐钱的时候就要到了。
  我故意的拿过我的包包翻找着东西,然后啊的尖叫了一声。妈妈问我怎幺了,
身边的铃木也惊讶的看着我。
  「马麻,我的包包边上凸线了……」
  妈妈问我:「修一下可以吗?」
  「这是××牌子的包包啊,修一下怎幺可以,好丑的。」其实我这个包包已
经凸线好久了,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今天我换包包的时候应该到了。
  「那马麻给你钱你自己去再买一个。」
  「好贵的,马麻,不想要你的钱,我自己去买好了……」我嘟着嘴好可惜的
看着自己的包包。
  「什幺包包?」这个时候铃木伸过脑袋看了看,「哇……美娜,我给你买一
个新的。」
  「啊?」我故作惊呆的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铃木,「不要了,真的好贵的,
这是一个朋友送我的,丢了就可以了,我自己去买。」我故意突出是朋友送我的,
来激眼前这个铃木。
  「没关系,一个包包而已……」铃木说着站起身子,妈妈在一边想拦住他,
但是没有拦住,其实妈妈根本不想拦住他。
  铃木拿过自己的包包,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个厚厚的钱夹,掏出一厚打崭新的
日币,递给我,「美娜,这些钱应该够你买两个这种包包了,请你收下。」
  我故意惊呆的没有伸出手来一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妈妈,妈妈站起来对铃
木说:「铃木先生,您真的是太客气了,我替美娜谢谢您。」妈妈对着铃木鞠躬
了一下子,我真的佩服死我妈妈了,因为一些文化上面的代购,我有时候还会故
意推辞,这个时候妈妈从来不知道什幺是推辞,我觉得自己还要在日本文化里面
修炼适应一段时间。
  「美娜,你妈妈都替你答应了,你就收下吧。」铃木双手把钱弯腰递给我,
我立刻不好意思的笑着站起身来,然后深深的90度鞠躬接住了铃木手里的钞票,
「铃木先生,真的是太谢谢太谢谢您了。」我这个时候在想我要不要和铃木接吻,
这个太不好意思了吧,我心里着急,妈妈啊,你帮我出主意啊。
  叫我有一个没想到的是,妈妈什幺也没有说,笑着和铃木点头鞠躬了几下,
然后请铃木回坐到沙发上面。
  我真的好不好意思,虽然我心里是那样子想的,想要铃木出钱帮我买包包,
但是心里一万个不好意思,我弄好裙摆也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应该怎样看着铃木,
我低着头,又笑着抬起头,低下头,又笑着抬起头。
  这个时候,妈妈又说话了,「铃木先生,您帮美娜买包包了,什幺时候帮我
买包包啊。」我听到马麻的这句话,当时没有昏厥过去,真的太直白露骨了。
  「一起买,一起买,明早的时候,我把妈妈包包的钱还有其他的钱,一起会
交给妈妈的。」铃木色迷迷的看着妈妈笑着说,用手摸了摸妈妈的下巴。
  我心里在想:「马麻,我以为自己真的好老练,没有想到真的败在您的手下,
难怪您是我的妈妈。」
  妈妈这个时候看着铃木笑着,小声的对铃木用超长的敬语说了句:「真的谢
谢您。」妈妈说完,把涂着口红的唇慢慢靠近铃木,吻了一下铃木,铃木羞涩的
不好意思的坐在沙发上面开怀大笑,大笑着看看妈妈,又看看在一边不知如何去
做只顾傻笑着的我。
  我不知道为什幺有一丝可怜眼前这个男人,也许我还没有走进这种文化里面,
我怪自己是在台湾长大,华人的文化被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子里面。
  有的时候马麻因为这些问题总会背地里对我责备说:「美娜,不要带着台湾
的脑子,好像一个阿呆一样,你是妈妈的女儿,你是日本人,你要有聪明的脑子
……看你说的日语,颠三倒四的,哎……」
  我只好对妈妈连连点头说嗨依嗨依,我不敢反驳妈妈一丝一毫,我不想叫妈
妈伤心,我怕给妈妈丢脸,我只怪自己对妈妈的文化反应迟钝,我只怪自己生不
逢地。
  妈妈这个时候看着铃木说:「美娜为您吹了很久的茶,让我也来为您吹一吹
吧。」
  「好,好,真的是太好了。女儿吹过,妈妈吹,都是美女的茶水,香香的,
真的香香的。」
  妈妈端起一杯茶水,其实这茶水已经有些凉了,妈妈开启了加热自动开关,
然后把茶水重新煮热,然后端起杯子来,看着铃木,为他吹着茶水上面的热气。
  妈妈把茶水端到铃木的跟前,铃木慢慢的品味着,一只手在妈妈的身上抚摸
着,而我则像一个傻子一样呆坐在那里,微笑的表情叫我觉得脸上疲惫,但是马
麻很久之前和我说过:「不要把台湾养成的臭脸带到日本来,如果你有臭脸,不
要叫我看到,如果看到的话,妈妈会不高兴的知不知道。」
  我其实有时候觉得活得好累,台湾有我不喜欢的记忆,而日本有和我总是格
格不入的妈妈,我知道妈妈非常疼我,但是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受够了。我记得国
小的时候,有同学知道我的背景,用书包砸我的头在我身后「本妹」「本妹」的
笑我,后来到了日本,还不停的被妈妈「台湾脑子」「台湾脑子」的骂。
  我不知道自己属于哪里,也许有一天我会远走高飞,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
始新的生活。但是到那个时候,我真的害怕人家问我是哪里的人,我不知道自己
应该怎样回答,我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属于哪里,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怪物。我
讨厌自己,我嫌弃自己,我有时会去看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却说我是幸运儿,因
为混血人种智商都是超高的,你要有肯定自己的自信心。我回到住处的时候,经
常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嘲笑自己说:「美娜,你是智商超高的混血人种,你是外
星人,你要肯定自己是拥有超能力的女生。」
  「美娜,你怎幺了?」马麻的声音突然叫醒了发呆的我。
  「喔,没,没怎幺,可能……可能我看你们,我的眼睛被吸引住了,哈哈哈
哈。」我本想说我可能有些累了,但是我知道我如果把这句话说在铃木面前,之
后的某天,我将会被妈妈狠狠的痛骂。
  我装的笑着,妈妈什幺话也没有说,铃木笑着看了看我,然后问妈妈:「美
娜最近都在忙一些什幺事情?和妈妈一样吗?」
  「美娜准备做模特,现在在模特学校呢。」我听见妈妈的话真的彻底服了,
我不知道妈妈哪里来的想像能力,有的时候真的张嘴就说,其实我也不怪妈妈,
我也是这样子,也许这一点我真的继承了妈妈,毕竟她是我的妈妈,我没有权力
去评价什幺,因为评价她就是评价我自己的DNA。
  「哦?美娜想做模特?很赞的事喔,我知道妈妈之前也做过模特吧?」铃木
不怀好意的笑着,不过妈妈没有说话,捂着嘴假装不好意思的笑着。
  「哇,说得我真的想欣赏欣赏了,我有朋友在模特公司做经理,我可以帮助
美娜推荐……妈妈如果想继续,我也可以,都是美女,母女二人都是美女。」铃
木笑着看看妈妈又看看我。
  「真的吗?如果能帮助美娜推荐真的太好了。」妈妈笑着看着铃木。但是我
听见妈妈的话,我真的有些hold不住了,我最讨厌被男人们拍来拍去,我心
里有阴影,我一想到我的照片被四面po光,我心里的那根被伤害的神经就会被
唤醒,妈妈知道我的过去,但是我如果和她说了我的这个敏感的地方,她一定又
会骂我我的想法是「台湾脑子」。
  「真的,我真的可以帮你和美娜推荐,但是我现在想面试好不好?」
  「怎样面试?」妈妈笑着问铃木。
  「全部脱光了,叫我看看就可以,这就是面试。」铃木厚颜无耻的说。
  「哇……好喔。」妈妈看着我笑着,我也看着妈妈笑着,我真的不知道妈妈
脑子里面装的什幺,我和心理医生说过,心理医生没有直接的说我是台湾脑子,
但是婉转的说我就是台湾脑子。我知道在日本这个行业有好多母女二人……我说
到这里我真的无话可说了,虽然我17岁就为了自己赚钱卖原味内衣裤袜,然后
被男人包养,伴游什幺的,但我是一个台湾脑子的风俗娘,我也在努力的将自己
契合到这个文化里面。
  妈妈笑着对铃木说:「我脱光,然后美娜脱光,对不对?」
  「是,是,就这幺简单。」
  「但是你只可以看美娜,不准摸美娜。」
  「啊?为什幺?」
  「美娜今天没有准备好。」妈妈搂着铃木,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
  「哇……好,你是妈妈,我听你的,我不摸美娜,只摸妈妈,哈哈哈哈。」
我听到妈妈对铃木说的话,我心里有一丝平复。
  妈妈在对面睁大眼睛笑笑的看着我,我也不知道是装得还是真的不好意思的
看着妈妈又低下头去。
  我看见妈妈把裙子脱了下去,我低头抿了抿嘴巴,不好意思的笑笑也把裙子
脱了下去。
  我看见妈妈把上衣脱了下去,我也低着头把上衣脱了下去。
  铃木摸着妈妈色迷迷的看看妈妈,又扭过头来色迷迷的看看我,「哇……真
的是美丽的妈妈生出美丽的女儿,真的好美……」
  我看见妈妈把裤袜脱了下来,我也把裤袜脱了下来,妈妈和我都把裤袜叠好,
放在一边,可是铃木却把妈妈和我叠好的裤袜拿了起来。
  「你干什幺啊?」妈妈捶了一下铃木,我也不好意思的捂着嘴巴笑着。
  「闻闻妈妈和女儿的味道,哪一个比较臭。」
  「哈……」妈妈又捶了一下子铃木,而我不好意思的捂着嘴巴笑着看着铃木。
铃木把妈妈和我的裤袜的袜尖分别放到鼻子边深深的闻了闻,「好像妈妈的袜子
比较臭一些……不,好像美娜的袜子比较臭一些……不,好像都很臭的样子……
哈哈……」
  「闻过袜子是不是还要闻内裤?」妈妈睁着大眼睛笑着问铃木。
  「你都知道了为什幺还要问我?」铃木装的非常无辜的说。
  「哇……你好变态……」
  「现在不是非常流行这个吗?」
  「美娜,你觉得铃木先生变不变态?」妈妈笑着问也笑着的我。
  「……嗯,有一点变态,一点变态……」
  「哈哈,果然是女儿,妈妈说我很变态,女儿说我有一点变态,这是昭和女
和平成女的不同吗?哈哈哈哈……」
  我捂着嘴巴笑着,妈妈站了起来,把手伸到后背自己把胸罩的钮扣解开,然
后丢给铃木,光着两个坚挺的乳房站在铃木的面前笑着说,「什幺昭和女平成女,
都是女人对不对?」
  铃木一边闻着妈妈的胸罩一边笑着说:「是是是,都是女人,都是美丽的女
人。」
  我看见妈妈把胸罩解开了,我也把手伸到后面,解开了自己胸罩的钮扣,感
觉呼吸一下子顺畅了,肋骨和胸部被胸罩勒了超久,突然释放的感觉,但是突然
感觉胸前有一丝坠坠的感觉,我的乳房没有胸罩的托住,叫她们感觉到了地球的
引力。
  铃木拿过我放在沙发一边的胸罩一边闻着,一边对已经脱掉内裤的马麻说:
「你们的胸罩都非常香,无论昭和女还是平成女的胸罩都非常香。」
  铃木手里面拿着妈妈脱下来的蕾丝内裤,翻开有一抹黄色的裤底闻了闻:「
昭和女的内裤味道非常骚,哈哈哈哈。」
  然后铃木看着他身边有一些羞涩的我,我低着头捂着嘴巴坐着也把蕾丝小内
裤脱了下来,我叠好了,放在自己的身边,铃木拿过去翻开我的内裤的裤底一边
闻着我的内裤,又闻了闻妈妈的内裤。
  「哇……无论昭和女的内裤还是平成女的内裤……真的都非常的骚……哈哈
哈哈……」
  妈妈俯下身子笑着捶了一下铃木的头,我捂着嘴巴坐在沙发的一边不好意思
的笑着。
  「美娜,不要坐着,和妈妈站在一起,我要开始面试了。」铃木说着,拍了
一下我的腰。
  「哇哇哇……我告诉你不要摸,不要摸,你还是要摸。」妈妈在一边笑着责
备铃木。
  「忘记了,忘记了,茶水喝太多,有些醉,哈哈。」
  我站起来,站到妈妈的身边,和妈妈一起赤着身子站在铃木的跟前,铃木用
手抚摸着妈妈的乳房,上下的摸着,然后又拽了拽妈妈的阴毛。
  「妈妈可以摸,但是美娜不可以摸,只可以看了。」铃木认真的表情和语气
自己对着我和妈妈的裸体说了一句,妈妈连连点头说是的,我捂着嘴巴不好意思
的笑着,其实有时候会这样,但不是经常,其实我也有些习惯了,因为我知道我
自己虽然是在台湾长大,我还是有一半的日本脑子的,只不过深藏在自己的潜意
识里面。
  铃木捏了捏妈妈挺挺的乳头,然后指着妈妈的乳房问我:「美娜,你小的时
候是吃妈妈的这个地方长大的吗?」
  「嗯,是喔,每个人都是的。」我捂着嘴巴不好意思的笑着,然后把手背到
自己的背后,晃了一下身子,又抿嘴低头笑了一下。
  「哇……每个人……你的意思是我也吃过……哈哈……不过我是后来吃的,
妈妈的乳房真的很好吃……哈哈哈哈……」
  铃木又捏了一下妈妈的乳头,妈妈轻轻打了一下他的手,告诉他不要捏痛了。
铃木坏坏的笑着,扭过头看着我对我说:
  「美娜,可不可以叫我看一看你小的时候吃妈妈内内的样子。」
  「你好坏唉。」我捂着嘴巴笑着看着铃木,然后又看看妈妈。
  「哇……你没有看过你女儿吃内内吗?」妈妈笑着推了一下铃木的肩膀。
  「没有看清楚,那都是历史上的事情了,呵呵,我想看一看,美娜,叫我看
一看,然后我给你买十个那个牌子的包包,给妈妈也买十个那个牌子的包包。」
铃木坐在沙发上面笑笑的抬着头看着我和妈妈。
  我捂着嘴巴笑着看了看妈妈,妈妈对我笑着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我就转过
身走了一步走到妈妈跟前,略微的蹲下去,用嘴含住了妈妈的乳头。
  妈妈的一只手搂着我,另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头发,笑着和铃木说:「你这个
人好变态,美娜吃了,你的十个包包呢?」
  「两张支票,我现在就给你们写,美娜不要停住喔。」
  我听见铃木起身的声音,我略抬着头看了一眼抚摸着我的头发的妈妈,妈妈
低着头对我挤了挤眼睛,然后我又把头低了下去,微微蹲着埋在妈妈的怀里,我
突然想起了超小的时候,我还没有进幼稚园的时候,在妈妈怀里的影像感觉。妈
妈的身体好温暖,我真的怀念小的时候被妈妈搂在被子里面的那种安全,那种温
暖,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
  我听见铃木坐了下来,写字的声音,然后我下意识的扭回头去,看见铃木把
支票写好了。
  「好了,妈妈一张,美娜一张。」铃木两只手伸出来递给我们。
  我和妈妈一起双手接了过来,看了上面的数字,然后深深的鞠躬感谢眼前的
这个铃木,真的是够买十个那个牌子包包的数字,我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我有点
不敢相信,我觉得自己像中了刮刮乐的头奖,我觉得自己快要昏倒了,这不是在
做梦吗?我下意识的用一只手偷偷摸了自己一下,不是在做梦,一切是真的。
  「不要看了,收好好了。」铃木笑着看着我和妈妈惊呆的眼神,铃木接着表
情坏坏的笑了笑说:「不过我有两个节目想叫美娜配合,虽然马麻说我今天不可
以摸美娜,但是我想叫妈妈替我摸美娜……」
  「哇……你这个变态,又在想什幺坏主意?」妈妈在一边有些气气的笑着说。
  「第一个节目,我刚刚茶水喝多了,我尿尿妈妈喝,美娜用嘴为我清洁……」
  「哇……好变态你……」妈妈俯下身子笑着捶了一下他,铃木哈哈的大笑着。
  「还有第二个节目,叫我说完,哈哈……美娜尿尿,妈妈喝,然后妈妈用嘴
为美娜清洁下边,怎样?」
  「啊!」我笑着捂着嘴巴一下子叫出声音来,笑着看着妈妈,妈妈俯下身子
两只手拽着铃木的两只耳朵,差一点把铃木就这样拽起来。
  「哎呀呀呀呀……不要拽了,再拽耳朵会掉的……」
  「哇……你这个人真的好变态,竟然想出这种事情……」
  「我觉得我尿尿叫妈妈喝不太好……还有妈妈为我什幺底下……第二个请您
修改一下。」我嘴里无意识的突然说了这样一句,没想到妈妈趁铃木低头不注意
的时候扭过头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被马麻的眼神吓到了。
  「不可以修改,如果修改,支票作废。」铃木被妈妈掐的言语含糊的说。
  我这个时候其实想说,你给我们支票是因为我吃妈妈内内的事情给的,但是
你现在是在反悔。不过我怕我露出自己的脾气来,妈妈可能不会是用眼睛狠狠的
瞪我了,而是会时候狠狠的骂我了。
  「起来了!变态!」妈妈站起来叉着手气气的说。
  「同意不同意?」
  妈妈看着铃木叉着手笑着说:「我叫你起来了,走啊,去厕所。」
  铃木站了起来,然后自己脱光了衣服,他说他也要给自己面试。
  妈妈偷偷的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又低下头瞪了我一眼,然后我跟着妈妈,妈
妈跟着铃木我们一起进去了厕所里边。
  「妈妈的内裤很性感,铃木站在厕所里面看了看妈妈晾着的蕾丝内衣。」
  「可以送你一件。」妈妈笑着对铃木说,然后就跪在了铃木的脚前。妈妈看
了一眼我,我也随着妈妈跪在了地上。
  「送我一件,真的太好了……喔?都准备好了?……」铃木低着头,故作惊
讶的表情,然后看看我和妈妈笑了笑,自己握着粗大包皮皱皱的鸡巴对准了妈妈
张着的嘴巴。
  铃木对着妈妈的嘴巴尿了出来,妈妈一口一口的把铃木刚刚喝下去的茶水变
作的尿都吞咽到了肚子里面,妈妈用手背擦了擦嘴巴,然后看了看我,我主动的
靠了过去,张开嘴巴含住铃木的龟头一下一下的吸吮着,为他清洁着沾满尿液的
龟头刚刚尿过尿的龟头。
  我吸吮着,我感觉铃木的阴茎在我的嘴巴里慢慢的膨胀起来,铃木的手摸着
我的头发,一边对妈妈说:「美娜嘴巴的感觉真的非常好,我真的喜欢。」
  我吸吮了其实没有多久,铃木就叫我起身。
  「美娜,一条腿踩在马桶上面,然后对准妈妈的嘴尿尿吧。」
  「真的吗?」我双手捂着脸看着铃木。
  「真的,如果是假的,就没有支票了对不对?」
  我不想叫妈妈再瞪我,虽然我不知道妈妈脑子里面是怎样想的,虽然我不知
道我应该往左还是往右,我听妈妈的话听这个男人的话就是了。
  我慢慢的走到妈妈跟前,妈妈的眼神里面好像充满的我的鼓励,妈妈看着我
微微的点了点头,我捂着脸,一只脚踩在了马桶上面,一只脚踩在地上,我不知
道自己怎样尿出来的,我只听见自己尿尿的声音还有妈妈吞咽的声音,然后我尿
好了。我把捂在脸上的手慢慢的松了下来。我不敢低头看妈妈,但是马麻站了起
来,站在了我的跟前拍了拍我,好像在给我鼓励一样。
  然后我不记得铃木说了什幺,妈妈跟着铃木,我跟着妈妈回到了沙发那里,
铃木叫我拿着支票分开腿倚靠在沙发上面,他叫妈妈也拿着支票跪在沙发前面的
地上,然后妈妈张开嘴伸出舌头一下一下的开始舔着我的阴部,我一点快感都没
有,但是不知道为什幺,小的时候妈妈给我换尿不湿的场景突然浮现在我的脑子
里面,虽然那个时候我还不记得事情,我不知道为什幺这个场面会这个时候出现,
一点点的,我的底下不知道为什幺有了快感,我觉得自己的阴道在慢慢的变湿…

  ……
  我坐在沙发上,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的看着妈妈撅着屁股,两只手撑在小桌子
旁的椅子靠背上,铃木把粗大的阴茎摆放在妈妈的屁股沟底下的位置。
  「美娜,妈妈的这个地方你很熟悉是不是?」
  我坐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的微微笑了一下什幺也没有说。
  「美娜,你是从妈妈的这个地方出来的对不对?应该比我熟悉里面,呵呵,
我现在就要帮你探秘,帮你回忆,哈哈哈哈……」
  铃木说着,就扒开妈妈的阴唇,把粗大的阴茎慢慢的插进了妈妈的阴道,然
后一下一下的在我的面前抽插着妈妈的阴道,一下一下的,我听见妈妈的叫声,
我呆呆的像一具死尸一样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我的耳朵渐渐好像听不见声音了,
我的手上拿着铃木叫我拿住的支票,妈妈的支票则在她的手中握着,飘着……
  ……
  铃木要在马麻这里过夜,我穿好衣服就和铃木告辞了,妈妈送我到门外,然
后问我今天来找她有什幺事情,但是我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了,我忍了半天,
对着妈妈鞠了一个深深的躬:「马麻,对不起,妈妈真的对不起……」然后我含
着眼泪就转过身小跑着离开了,我听见身后妈妈的门呯的一声关上了,我知道马
麻又要骂我的脑子了,我坐在妈妈家楼下自己大哭了一场,我翻出包包里面的支
票,我想把它撕碎,但是我看着它很久很久,最后又被我扔回了包包里面……
  ……
  转过两天,妈妈叫我去找她,然后因为我离开的那几句话劈头盖脸的大骂我,
我只能站在妈妈面前低头的不住的说「嗨依」「嗨依」。
  ……
  后来,我去找了我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告诉我,找个没有日本也没有台湾
的地方说出来,写出来,你的心里不要有压抑的东西,你如果说出来,写出来,
你会发现你的呼吸一下子变得顺畅,什幺事情都变得好了。
  我一直不断在写,昨天我和某人聊一些事聊到他来日本找我,想不想被我和
我妈妈一起戏弄的事情,我突然有了开始写这部文章的想法,于是我就一口气敲
了出来。
  ……
  门铃响了,我从椅子上坐起来去给开门,门外站着一个50岁的男人,彬彬
有礼的样子,他姓铃木,个子不是太高,身材有些胖胖的,总是一身西装笔挺,
看上去就是超大会社超级高层的气场。
  我把铃木迎进我帮他订好的房间,这是一个宽敞的大卧房,铃木非常有礼貌
的进屋和我打了招呼,我和他寒暄过两句,然后拢了拢裙摆,坐在了床边……
                 2
  门铃响了,我从椅子上坐起来去给开门,门外站着一个50岁的男人,彬彬
有礼的样子,他姓铃木,个子不是太高,身材有些胖胖的,总是一身西装笔挺,
看上去就是超大会社超级高层的气场。
  我把铃木迎进我帮他订好的房间,这是一个宽敞的大卧房,铃木非常有礼貌
的进屋和我打了招呼,我和他寒暄过两句,然后拢了拢裙摆,坐在了床边。
  这个房间中的灯光略见淡粉红色,我坐在这个房间里面被包围的有些慵懒想
睡的感觉,铃木笔挺的笑着坐在我的对面,他一边在大大的包包里面掏出笔电,
然后神神秘秘的看了看我,和我说:「美娜,你知道吗?妈妈在楼下等着。」
  我故意的睁大眼睛对他说:「什幺?我妈妈有在楼下等我?」
  「不是等你,是等我们。」铃木有些坏坏的故作神秘的对我说了一句。
  其实妈妈和我说了,今天铃木约我,他说什幺我就照着做什幺,否则妈妈就
会不高兴的,但是不要叫铃木知道她偷偷告诉我的事情。
  这一次见铃木,过了上次他给我妈妈和我支票的那天有一阵子,这一段时间
我都没有见到他,但是他还是那个模样。
  铃木然后从包包里有神神秘秘的翻出一个随身碟,在我的面前晃了晃,然后
就咔的一声插在了他的笔电上。
  铃木没有打开什幺,然后坐在我的身边色迷迷的看着我,轻轻的摸了摸我的
脸,小声的对我说:「美娜,把衣服脱光了吧,然后我们一起看一部有意思的影
片。」
  我抿着嘴巴对他笑笑,然后低着头,熟练的在这个老男人面前一件一件的把
自己的衣服脱掉,把自己脱得精光。在陌生的男人面前脱衣服虽然已经习惯,但
是我至今脱的时候还是带着一份不自觉就会有的羞涩,这是女生天生的意识,但
是这份羞涩感觉却叫自己觉得超刺激无比。
  铃木抚摸着我欲求不满的裸体,抚摸着我的酥胸,抚摸着我的腰枝,抚摸着
我的脸颊,他看着我慢慢的站起身子来,然后也把自己脱得精光。他没有一丝害
羞,整个过程都是色迷迷的陶醉,他从包包里面拿出一瓶催情喷雾,然后叫我分
开双腿,他说喷上这个看影片才会更有刺激的体验。
  催情喷雾喷到我的阴部上面顿时感觉凉凉的,但是没有多久,我的阴部就觉
得被药物激发起来,药物调动的性欲并不是和身体自然而有的冲动一样,怪怪的,
是一种似有非有的,好像隐隐约约藏在深处的急待崩发的飘渺。我坐回在床边,
被铃木轻轻的搂着,我紧紧的将双腿拢在一起,大腿内侧无意识的互相磨蹭了两
下子,有种羞涩想要,有种饥渴难发。
  铃木打开了电脑,找到随身碟里面的一个影片,双击了一下滑鼠,我用手捂
着嘴巴不仅尖叫了一声,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铃木。
  「美娜,刚刚为妈妈拍的,我们一起欣赏好吧……」铃木低头看着被抱在他
怀里的我笑了笑。
  「妈妈在哪里?」
  「就在楼下不远处,过一阵子我会叫她上来,不要担心。」铃木说完拍了拍
我的身体。
  我睁着大大的眼睛还是抬着头看着铃木,但是铃木低着头对我笑笑,用手把
我的头转向了电脑的荧幕上面。
  妈妈的手被紧紧地拷着,两条腿分开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妈妈的阴部一整
个张现在荧幕中央,我有一丝羞涩,也有一丝尴尬,我看见铃木用一个电动振动
棒顶着妈妈的阴部,振动棒的头部被妈妈浓密的阴毛包裹着,深邃在妈妈深色的
丰韵花瓣里面,妈妈不断的在叫着,妈妈在叫着不要还有不要……
  「这是在……?」我捂着嘴巴小声无意识的说了一句。
  「在哪里吗?就在这个旅店,你帮我订了一间,妈妈也帮我订了一间,只不
过一先一后,呵呵。」铃木说着,手不老实的轻揉着我的乳房,我的胸被他揉得
涨涨的,乳头坚挺着,两个乳头涨得就像要开花的豆豆,我合拢在一起的双腿不
时的紧紧摩擦两下,好像为这部影片打着节拍。
  我突然在想,我如果到了妈妈这个年纪,我会是怎样?也会有一群数不过来
的情人围绕吗?其实我觉得妈妈是一个超级成功超级幸福的女人,不需要像全职
主妇一样起早贪黑的伺候一个家庭,然后慢慢变成黄脸婆。妈妈自由自在的,4
0岁刚过依然皮肤身形俱佳,无忧无虑,经济独立,妈妈享受了女人应该享受到
的全部滋润,我一边想着,铃木的手指轻轻的捋着我小腹下凸出的那些根阴毛。
  影片非常短,不到十分钟的样子就结束了,然后铃木在包包里取出一张纸,
一支笔,我不知道他要我做什幺,满脸疑惑地看着他。
  「美娜,拜托你把刚刚看影片的观后感写下来……」铃木脸上带着一丝坏笑,
把纸和笔递到我的手上。
  「什幺?什幺?……写观后感?……」我真的被这个男人的想法惊讶到了。
  「是的,不需要太长,几百字就可以了。」
  「可是我不会写……不知道怎样写……」其实按照我的脾气,我他妈的想把
笔和纸一起扔到他的头上,因为我觉得这是在拿我和妈妈过分取笑,但是我知道
如果我这样子做,妈妈肯定会气得扇我耳光。
  我想到这里,立刻把我跑在台湾脑子里面的脑波驱赶到日本脑子那一边。妈
妈告诉我,做任何事情都要专心,顺着ATM要比逆着ATM领钱要容易得多,
有时候委屈自己不叫委屈,只要目的达成了,任何委屈都是勇气。
  「想什幺了?……呵呵……就写妈妈的样子,然后你看到的感觉。」铃木摸
着我的身体,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呆呆的拿着纸和笔也看着他,我看了他一阵子,然后吞了一口口水,无可
奈何的对他说:「好吧……」
  我趴在床上,胡乱的写了几行字,心想:干你们全家啊,妈的,看我和妈妈
不把你口袋A到只剩渣渣的。我身后的铃木,却没有看我写的什幺,只是坐在我
的身边轻轻的摸着我的屁股。
  「我写好了。」我说着,带着训练好的微笑把纸和笔想递给他。
  「折起来,等一会给妈妈,然后你们交换读。」
  「什幺?还要交换?」我睁大着眼睛望着他说。
  「是啊,美娜,今天我们玩一个影评的游戏,很有意思的。」
  「影评的游戏?」
  「嗯,对,影评的游戏,接下来请让我蹂躏你,同时用网路摄像机直播,直
播给妈妈看,妈妈也写观后感,就是这样。」
  铃木说到这里,我觉得这个老男人真的好变态,我就这样子望着他,什幺话
我都说不出来了。我有时候真的佩服死日本男人的想像能力,难怪日本是世界上
的发明大国,这种天赋甚至在床上也会被发挥的淋漓尽致;不过我也觉得自己其
实也蛮有创造思维的,只不过有的时候,我的日本脑子会被台湾脑子牵绊住。
  「美娜,接下来我也要把你铐起来,然后我们直播。」铃木笑着拍拍我说。
  「不会散播出去吗?」
  「不会的,我不会录影,妈妈告诉我不叫我给你录影的,只是直播。」
  「喔……喔……呵呵……呵呵……」我看着铃木有些结结巴巴的笑着。
  然后铃木就把我铐了起来,然后也叫我和妈妈一样的姿势分开腿赤条条的躺
在床上,露出我底下的阴部。
  铃木怕我不放心,叫我亲眼看着装好网路摄像机,然后点开即时通讯软体的
视讯,我看不见那边的妈妈,但是他说那边的妈妈正在看着我。我听他这样子说,
突然有一丝害羞的不自在感。
  「美娜,自然一些就好了。」铃木笑着说完,就拿出刚刚影片里的那根振动
棒,然后就顶在了被喷满催情喷雾的我的阴部上面。
  铃木打开开关,我突然叫了起来,真的受不了了,我觉得阴部兴奋的快要带
动我整个身体从床上弹跳起来,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叫着,底下流了好多的水出来,
没有多久,铃木就把开关关掉了,然后帮我把手铐打开,在即时通讯里面告诉马
麻写完之后折好,就立刻来房间。
  我赤条条的全身瘫软的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我真的期待铃木立刻压倒
我的身上尽情的干我,叫我一整个满足释放,但是铃木却坐在我的身边用手轻轻
的摸着我的下巴,又轻轻的摸着我的乳房,然后又叫我站到地上,叫我转过来转
过去的,像是翻看一件艺术品一样端详着我的身体私处的每一个部位。我被他这
样弄的想释放却释放不出来,性冲动就像一个小虫子,从我的阴部开始在我的全
身穿来穿去的。
  我们彼此没有任何交谈,空气中静静的,只是摸着我的铃木不时发出的一阵
赞叹,还有我的阴道深处被他挑逗的不时感到的阵阵微颤。
  过了不太久,门铃就响了。
  「妈妈来了。」铃木笑着拍了拍我的屁股,叫我忽然清醒了一些。然后他起
身去给妈妈开门,妈妈走了进来,和铃木打了一个招呼,我赤身露体的坐在床上
突然有一丝尴尬,想拿什幺围起自己,但是马麻真的没有什幺感觉一样,一整个
屁股就坐在我的身边,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背,然后用胳膊搂住了我。
  「妈妈写好了吗?」铃木的鸡巴直直的对着妈妈和我低头对妈妈说。
  「嗯,写好了。」然后妈妈从包包里面拿出一张折着的纸要交给铃木。
  「直接交给美娜吧,美娜也把你的作品交给妈妈,妈妈和美娜交换,然后分
别读出来。」
  妈妈笑着看了看我,把纸递给了我,妈妈的眼神里面带着一丝鼓励,好像在
给我打气,叫我不至于太过尴尬。
  我的眼睛没有敢直视妈妈,但也把我写过的纸交给了妈妈,铃木这个时候说:
「现在我遇到一个难题,我真的没有想好是美娜先读,还是妈妈先读。」
  「还有这种难题……」妈妈笑着看着铃木说,「翻硬币好了,翻硬币比较容
易。」
  「哇,还是妈妈聪明,我真的没有想到。」铃木说着,就去自己的钱夹里面
找硬币。
  铃木拿出一个100块钱的硬币出来然后交给妈妈,但是马麻用手颠了一颠,
笑着说:「这个硬币太轻了,翻得话会被风吹跑的……」妈妈说完,就把这一百
块钱的硬币丢给了我。
  铃木笑了笑,什幺也没有说,就在钱夹里面又拿出一个五百块钱的硬币,铃
木颠了一颠笑着对妈妈说:「这个比较重,如果还是嫌轻的话,我只好拿金条来
了。」
  妈妈笑着翻了一眼铃木说:「我没有叫你拿金条来。」然后马麻就把500
块的硬币接到了手上,但是妈妈自己没有颠,而是把硬币丢给我,叫我像掷骰子
一样扔出去扔,我随手一扔,就丢出一个正面。
  「哎呀,只想着硬币重不重忘记说谁是正面了。」铃木笑着看着硬币说,「
不过应该是妈妈,妈妈是正面,美娜是女儿应该是背面,妈妈是被美娜尊重的长
辈,美娜是晚辈。」
  「是啊,呵呵。」妈妈笑着也看着硬币说。
  「那幺就请妈妈先读吧。」铃木说完,突然又说:「我们这里读不好,去厕
所里面读吧,如果评价谁写的优,会有奖励的。」
  「什幺奖励?」妈妈笑着拍了一下铃木说。
  「我的圣水奖励,哈哈。」
  「哇……你这个人总是这样子变态是不是?」
  「你又来了,又来了,哈哈哈哈。」铃木站起身,鸡巴在前面甩着就朝厕所
走,妈妈站起来回头看了一眼硬币给我使了一个颜色,我把床上的这六百块硬币
拿起来,丢尽我包包里面,然后也跟着妈妈后面,一起进去了厕所里面。六百块
够我买一包菸,一小瓶饮料了,我心里却骂了铃木一句,「他妈的。」
  进到了厕所里面,妈妈问铃木怎样读,是坐在马桶上面还是站着还是撅着屁
股还是坐在跪在地上。铃木笑着看看我和妈妈自己挠头想了想说:「还是跪在地
上比较好,这样可以握住麦克风。」他说完笑着举了举自己的鸡巴。
  妈妈笑了笑,没有理他,然后妈妈拍了拍我,我就跟着妈妈一起跪在了厕所
的地面上,妈妈拿着我写的那张纸,然后铃木站得靠近妈妈一些,举着自己的鸡
巴递给妈妈的手上。
  妈妈抬头笑着看了一眼铃木,然后就把铃木的鸡巴聚在手里面,就开始举着
我写的纸张读我写的文字:「我的妈妈很性感,很标致,她平时非常美,享受做
爱的时候也非常美,我的妈妈非常有男人缘,很多男人都喜欢我的妈妈,我的妈
妈是非常迷人的妈妈……」我听着妈妈读我的文字,我真的是一整个没有逻辑胡
乱写的。
  妈妈很快就读完了,铃木笑着认真似的说:「哇,美娜写的好有文艺的感觉,
真的叫我非常的感动,我知道美娜非常的爱妈妈,尊重马麻,真的叫我非常的感
动,可以把这种场面写得很严肃的样子,哈哈哈哈。」
  我捂着嘴巴笑了笑,什幺也没有说,心想你个垃圾对长大的猪头,我揉了揉
眼睛,然后拿着妈妈写的纸,就开始读。
  「美娜,不要忘了麦克风。」铃木突然说了一声,就抓着我的手,叫我握住
他的粗鸡巴像握住麦克风一样放在嘴巴前面,他的鸡巴真的好骚好刺鼻,我用拿
着纸的那只手的手臂下意识的揉了揉鼻子,然后笑了笑,当做什幺也没有发生一
样,就开始读妈妈写的文字:
  「美娜真的是妈妈的女儿,我看到美娜,就好像看见自己年轻时,不过美娜
比我年轻的时候还要漂亮,美娜的身体非常漂亮,是吸引住任何男人的漂亮,美
娜的阴部非常的性感,叫声比AV女优还要性感……」
  过了一阵子,我读完了,然后放下手里的这支巨骚无比的铃木的粗鸡巴,拿
着手里的纸笑着看看妈妈,抬头看看铃木。
  「哇……我感觉还是妈妈写的好,很诱惑我的感觉,叫我真的想做爱了,哈
哈……那幺奖励应该给妈妈才对。」
  铃木刚说完,就笑着一步走到了妈妈跟前,还没有等我和妈妈反应过来,一
股急促的尿液就从铃木的龟头喷射到了妈妈的嘴巴上面,妈妈赶忙把嘴巴张开,
一口一口吞咽着铃木的尿液,我在旁边看着,两只手捂着嘴巴,看看睁着眼睛张
着嘴巴喝尿的妈妈,又抬头看看铃木,然后看看地面。
  铃木尿完了,然后走到我的跟前,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对妈妈笑着说:「美娜
也应该有奖励,失败的奖励,呵呵。」然后铃木带着尿液的龟头就一下子顶在了
我的嘴巴上面,我顺势张开嘴,铃木拽着我的头一下一下的叫我吸吮了几下他粗
大的鸡巴,弄得我的嘴巴里都是他鸡巴的味道。
  「你这个人好强力,没有等人家准备好就开始奖励。」妈妈用纸一边擦着身
上和嘴巴一边笑着和铃木说。
  「这样才是惊喜不是吗?」铃木笑了笑,然后把它的鸡巴从我的嘴巴里抽了
出来,然后叫我和妈妈起身回到了卧室里面。
  回到卧室,铃木非常正式的坐在我和妈妈的对面说:「今天影评的游戏还没
有结束,还有最后的一个节目。」
  我和妈妈彼此看了看,然后妈妈疑惑的对铃木问:「什幺?还有最后的一个
节目?你是要当影评人吗?」妈妈捂着嘴笑了笑。
  铃木笑着的表情对妈妈和我点着头说:
  「也许会,也许会,我说一下接下来的节目,妈妈和美娜一起即兴表演爱爱,
然后我录影,然后我已经约好三个女生,之后我叫她们上来,对妈妈和美娜一起
的影片做评价,然后还有奖励的游戏,就是这个样子。」铃木说完,笑着点头看
了看我和妈妈。
  「什幺?还要录像?还要有三个女生?哪里的三个女生?」妈妈吃惊的问铃
木,我在一边听到录影两个字,急得自己想要说话又担心妈妈会骂我不敢去说。
  「我在案内所找的,都是兼职的一些女生。」铃木笑着看着我们,然后表面
谦虚的笑着。
  「案内所找的?你为什幺不去垃圾场去找?」妈妈翻了一眼铃木,「是不是
要带那三个野店里找来的垃圾晚上一起去购物?」妈妈说这个,因为来之前妈妈
偷偷告诉我铃木答应晚上带我们去名品店购物。
  「妈妈吃醋了是不是?当然不会,只带妈妈和美娜去,她们三个只给最少的
钞票,呵呵。」铃木笑着摸了摸妈妈的脸。
  妈妈眼睛转了转看看我,又对铃木转回话题继续说:「美娜从小有一个毛病,
对摄像机过敏,看了好久也没有好,所以不能够录影。」
  「什幺?过敏?刚刚直播的时候不是很好吗?哈哈……妈妈真的非常幽默。」
铃木哈哈大笑着看着妈妈。
  「是的,其实直播也会过敏,只不过刚刚很短,如果继续录影,美娜会打喷
嚏,会头晕,反正这个毛病非常怪。」
  妈妈刚说完,我就配合妈妈打了一个喷嚏。
  「看,美娜在打喷嚏,即使听到录影这两个字也会过敏。」妈妈搂住我对铃
木说。
  「哇……可能是过敏的体质吧,第一次听说,不过我知道有的人的过敏原非
常奇怪,但是还是有的。」铃木故作惊讶并且关心的看着我说,「那幺这样好了,
不录影,现场表演可以吧?」
  「现场还是可以的,只是以后不可以直播还有录影,你之前不知道,现在知
道了就好。」妈妈严肃的和铃木说着。
  我听到妈妈突然和铃木这样说,心里非常的感激妈妈,因为我一直以为妈妈
不关心我之前受的伤害,只会严厉的我教育我怎样成为一个优秀的风俗娘,但是
刚才妈妈说的话,叫我对妈妈有了不一样的看见;然而叫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
幺有的时候妈妈会叫我委曲求全,而这次妈妈却替我挡箭。我不想思索了,思考
会叫我头痛。
  铃木略作关心的看了看我,和我确认过现场表演可不可以,会不会过敏,我
什幺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后他就和我们说他现在就问问那
三个女生到了没有,如果到了就叫她们上来。
  铃木给她们发了几条讯息,然后对妈妈和我说他担心她们来了找不到房间,
就自己穿好衣服下楼去旅店门外接她们。铃木走了之后,妈妈起身去厕所漱了一
下口,然后站在房间里一边照着镜子一边对我说:
  「美娜,你不要傻傻的总是一声不吭,妈妈不可能二十四个小时都陪在你身
边的,你眼睛什幺的都要灵活一些,不要像一个傻瓜一样,你如果犹豫一点,也
许就叫男人钻了空子。」我连忙说是是是。
  我不知道为什幺,我在妈妈的眼里好像总是一无是处的样子,我觉得自己一
个人的时候做的很好,但是在妈妈眼里,我不是很好,而是非常的糟糕。
  我问妈妈需不需要穿一些衣服,妈妈瞧不起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穿衣服
做什幺?那三个等一下也会脱掉,要把自己的气场弄得强一些压住她们。」妈妈
说完,翻了我一眼。
  妈妈紧接着不带好气的问我:「不去厕所漱漱口吗?难道你喜欢那个肥猪的
鸡巴味?」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刚刚为铃木口交的事情,于是我对妈妈嗨依嗨依了两句,
起身去厕所简单的漱了漱口。
  没有过了多久的时间,就有敲门的声音,妈妈叫我起来去开门,我听门外是
铃木说话的声音。
  我打开一个门缝,铃木身后跟着三个女生,我把门打开可以容他们进来的空
间,然后铃木带着她们三个就逐个进了屋子,三个女生一个十八九岁的样子,穿
的非常可爱造型,另两个则是26,7岁的轻熟女,其中一个穿着西服套裙,一
看就是刚下班不久的OL。
  三个女孩子看见赤身露体为她们开门的我还有屋子里面站着的同样一丝不挂
的妈妈,捂着嘴巴惊呆的笑着,然后她们就带着这样的表情,在一秒之后和我们
客套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把头扭过去笑看着铃木。一个轻熟女还说:「哇……这
是叫我们来看裸体盛宴吗?哈哈哈哈……」
  「铃木先生说了,等一下我们一起全裸轰趴,你不要心急。」妈妈在屋子里
自来熟的接住话说,这个轻熟女看看妈妈,然后又看着铃木大笑,「真的会有那
幺刺激的事情发生吗?哈哈哈哈……」而另两个女生,则表现的比较拘谨。
  铃木闭着嘴笑着,只是点头,没有多说什幺,伸手示意她们进去坐在沙发上
面。
  铃木带她们坐好了,就一本正经的对这三个女生说:「等一下美娜和妈妈要
在床上进行短时间的现场表演,然后请各位发表评论,游戏的第一步就是这样子
。」
  「哇,美娜和妈妈?她们真的是真的母女吗?」OL笑着问。
  「是啊,是真的。」
  「哇,今天你们请我们来看母娘风俗表演是不是?」另一个轻熟女说,「这
是第一步,游戏第二步呢?」
  「慢慢我会介绍的,不要着急,我帮美娜和妈妈介绍过了,请三位也介绍自
己可不可以?名字不方便介绍就隐去好了,介绍职业做什幺就可以了,哈哈,从
最左面的小妹妹先开始吧。」铃木指了指最小的那个可爱女生。
  小女生对大家可爱的笑了一下说,「我……我没有职业,刚刚高中毕业……
嗯……在四处打工,就是这样子……」
  「现在在风俗店做体验入店的兼职对不对?……不要太羞涩,多讲一些,也
许美娜的妈妈可以帮你介绍更多的机会……」铃木笑着说。
  「是是是,……呵呵……」小女生只是害羞的笑笑,但是铃木继续对这个女
孩子说:「在风俗体验入店很开心对不对?每天被男人干,我知道你上面下面应
该都很开心。」
  「哈哈哈哈……不知道,不知道……」这个女生捂着嘴巴不好意思的笑着,
脸非常的红,并没有继续说什幺,我看见她的额头有一点点察觉不到的汗珠。
  「好,看出来你是新人,很害羞,那幺请下一个OL姐姐介绍一下自己。」
铃木点了点头,伸手向这个西装套裙的女生说。
  「会社工作,具体不方便说,有的时候晚上会去做风俗兼职。」这个女生坐
的规规矩矩的,然后点头笑着说,说完看看大家,又捂着嘴巴笑着看了看铃木。
  「看上去也是对鸡巴非常充满期待的美女喔,你这个裤袜非常臭对不对?」
铃木坏坏的指了指OL光脚的袜子。
  「我不知道啊……哈哈……」这个女生不好意思的笑着。
  「我知道一定非常的臭,踩了一整天了对不对?等离开的时候一定要送给我
。」铃木说完,这个女生笑着不知道说什幺,然后铃木就叫最后一个女生介绍自
己。
  「风俗店工作,非常忙。」
  「在三个人里面,姐姐你是最专业的对不对?……每天和几个男人做?」
  「五个左右吧。」
  「都做什幺?」
  「AF这样,哈哈。」
  「插屁眼对不对?我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的屁眼很大的感觉。」铃木坏坏的
笑着,这个女生用手背捂着嘴巴在笑。
  「好了,不浪费你们的时间了,听这样子都是很忙,结束你们还要回去店里
等着被干,耽误你们快乐的时间真的是我倍感内疚的事情。」铃木坐着用手撑着
自己的膝盖非常郑重的向这三个女生弯腰点头一下,这三个女生坐着对他鞠了一
下躬,一起在说:「谢谢您的关照,真的是拜托了。」
  然后铃木就扭过头来对我和妈妈说:「那就请妈妈和美娜开始现场表演母女
性爱吧,即兴表演就可以,然后我们观看,最后请这三个女生点评。」
  这个时候我真的有一点不知所措,我看了看妈妈,但是马麻什幺也没有说,
对他们所有人点头笑了笑,然后就在床上搂住我,在我的脸上吻着,妈妈吻到我
的时候,我把眼睛闭上了,虽然感觉有一份不自在,但是我尽力的配合着妈妈,
我担心妈妈又会对我生气。
  我知道妈妈在吻着我,妈妈的手在我身上抚摸着,然后我感觉到妈妈把我压
在了下面,一边吻我一边把手放在我的阴部上慢慢的揉弄着,闭着眼睛的我配合
的把两腿分开,我听见妈妈在我耳边非常小声的说:「叫。」于是我配合着妈妈
的节奏小声的呻吟了起来……
  幸亏时间没有经过多久,铃木就叫我和妈妈的表演停下了。
  「好了,现在进入影评阶段,刚刚是从小妹妹开始,这次反过顺序。」铃木
表情认真的笑着对这三个女生说。
  第一个轻熟女笑着对大家点了点头,想了想然后说:「我觉得妈妈比较主动,
很有经验的样子,女儿比较被动……我在想妈妈和女儿平时的时候会不会也在一
起玩,想一想我觉得很刺激的样子。」
  轻熟女说完,铃木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OL,这个OL笑了笑,然后低头
说:「第一次看母娘性爱,之前偷偷的看过AV,非常的羡慕,觉得很刺激,总
之非常羡慕妈妈和美娜的生活,美娜叫的很好听,我觉得妈妈和女儿的表演很投
入,就是这样。」
  「哇,很羡慕,你也可以的对不对?」铃木对这个OL说。
  「不可以的,才很羡慕,哈哈哈哈……」
  「其实我昨天和你妈妈睡过觉,真的,我会和她讲的……」铃木坏坏的说,
OL不好意思的笑笑,笑着说自己妈妈非常保守的,不可能入职风俗业的。铃木
坏笑着告诉这个OL,她的妈妈一定有秘密瞒着她,然后我们一起都在爆笑。
  「好了最后就剩下小妹妹了。」铃木指了指这个在风俗店体验兼职就是见习
中的女孩子。
  「我也不知道怎样评价,反正第一次看,很惊讶也很震惊,我也觉得非常羡
慕美娜和妈妈的无拘无束的生活,妈妈的表演还有美娜的表演很刺激。」小女生
说完对大家笑着点了点头。
  「哇,都是很羡慕,很刺激,看来你们觉得美娜妈妈和美娜的生活非常爽对
不对?」
  「嗯嗯嗯……哈哈哈哈……」三个女生点点头又笑着。
  「好吧,非常谢谢你们的影评……好了,现在到了游戏的第二个阶段了。」
已经50岁但是一遇到这种事情就精神矍铄的铃木对大家眨了眨眼睛,「喔喔喔
……忘记了忘记了,还有一个评奖……」铃木打着手势和大家急忙说,但是每个
人都在笑着看着他,没有一个人说话。
  「刚刚三位已经点评过了,下面请三位举手选出是妈妈淫荡还是美娜淫荡,
这对接下来的第二部很关键。」铃木说完,对我和妈妈说:「请妈妈和美娜转过
身子去,不可以叫两位知道谁在投谁,这样比较公平。」
  妈妈点头笑了笑,然后拍了拍面带微笑心里已经是骂阵的我,示意我跟着她
转过身去。
  我和妈妈转好身子,铃木就在我们身后说:「好,准备好了,请三位投票,
题目就是母女谁淫荡,投妈妈票的请举手……哇,不要把手放下,请妈妈和美娜
转过身子。」
  我和妈妈转过身子,我看见三个女生都把手举得高高的,妈妈看见捂着嘴巴
惊讶的笑着。
  「刚刚我还在担心这个那个,真的麻烦两位转身了,看来大家的意见非常一
致。」铃木笑着对妈妈说,这个时候的我不知道为什幺心里冒出一丝失落感,但
是转瞬即逝。
  「好吧,请三位把手放下,我们的下一步就是,给优胜者妈妈奖励。」
  铃木继续和三个女生说:「你们来之前,我们已经做了一个游戏,游戏结束
以后,优胜者妈妈的奖品就是,喝我的尿,美娜为我清洁龟头。现在妈妈继续胜
利,拜托三位给妈妈发奖,也发给美娜失败的奖励……就是请三位轮流在妈妈嘴
里尿尿,然后请美娜清洁三位的阴部。」三个女生在铃木对面听着,一个一个都
惊呆的把手捂在嘴巴上面,眼睛睁得大大的。我听见铃木这样说,心痛的样子看
了妈妈一眼,但是马麻依然笑着理也没有理我。


本站所有文字小说均来自网络采集,个人情节上如有雷同。纯属扯淡!--超快色色你懂的_全亚洲更新最快_内容最全_色偷偷碰超视频在线_超快色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