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醉酒的娇妻  “滚开,别碰我。”  韩东的手被甩脱开,他不禁皱眉看向面前这个摇摇晃晃的女人。  这是他的新婚妻子夏梦,宴席途中发神经一般的喝了许多酒,此时走路都已经成了问题。  “贱人!”  看她醉酒...
    329 暂无评论
  • (一)  我叫高战神,今年24岁,刚刚做了一年的一名中学教师,在5 个月前和同校的一位相貌平平的23岁的女老师王艳接了婚。不瞒各位,本人高挑英俊,才华出众,是许多女郎的最佳择偶对象,但为什幺我会放弃了...
    458 暂无评论
  •         我十八岁的那年,强行弄了我的美丽温柔的亲姐姐,自此展开了我和姐姐的如火如荼的姐弟性爱。        但...
    806 暂无评论
  • 岳母的肥穴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老婆家所在的城市,我跟老婆萍萍结婚快一年了,一直和她住在单位里,我们是同单位不同部门的同事。平时下了班没事做,我喜欢和老婆一起上网看黄色网站增加点...
    923 暂无评论
  •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颗会吃到什幺口味的。  这句经典的台词源自《阿甘正传》,傅华第一次看到时刚到北京念大学。那时他才十九岁,青春年少,野心勃勃,整个世界在他眼里是绚丽多彩的,还不能体...
    281 暂无评论
  • 七月的香港天气进入了炎热的季节,那些大中气的湿气令人混身不自然。尽管如此,爱玲仍是由维多利亚公园的通道步行回学校,收取中五会考的成绩单。爱玲对这次会考的期望很大,她真的很相信读多点书便可赚多一点的钱,...
    25 暂无评论
  • 退伍回上海。第一件事是上单位报到。第二件事便是到夜校申请大专课程。在计算机强化课的第一天,我就发现机房新来了一位同学云。大概二十的样子,很漂亮,而且很捸C大家都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皮肤白的女子。时间一...
    238 暂无评论
  •     我和老婆新婚两年多,我是一个对性比较开放的人,曾多次要求我老婆,找一找自己的哥们一起玩一玩,无奈老婆总是不答应,我很希望老婆可以和别的男人做爱让我看。老婆还是不肯答应我的想...
    804 暂无评论
  • 第一章 姐姐  我叫李皓轩。  我刚呱呱坠地,母亲便撒手人寰,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刚出生的我。  八岁时,我爸被生活所迫,第一次去抢劫,失手杀人,蹲了监狱。  警察抓走我爸的那天,是大年三十。  在乡亲们...
    274 暂无评论
  • 美伶刚刚洗完澡躺在宾馆的床上,无聊地看着电视,她今年25岁,刚结婚4个月,清丽的脸、高挑的身材,是局里有名的美女。美伶和林局长从徐州单位出来开会已经三天了,会议每天只是三个小时左右,剩下的时间就是到风...
    812 暂无评论
  • 写在前面:本故事如有雷同纯属抄袭,本文摘自另外一篇文章并经过整理后分享。第一发贴,若违反规定,烦请管理直接删贴,勿关黑屋,谢谢!    某个周日,晚上闲来无事,正巧张家两姐妹找我,说要请我唱歌。由于自...
    280 暂无评论
  • 事情要从几年前说起,那时候我大学刚毕业,满怀理想,来到了南方某城市。找了个城乡结合部租了房子,这地方房租相对便宜些,先住下来再说。    那是目一栋六层的私家房,我租赁的是四楼的最...
    416 暂无评论
  • 一阵冷风吹来,我本能的拉拉衣领,双手插入大衣的口袋里。突然,右手触到一些冰冷生硬的东西,我顺手将它拿出,原是三个硬币。“嘿!就剩下二块五毫!”我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苦笑。这就是我仅有的财产!只足够搭一次巴...
    963 暂无评论
  •     熟女,一直是本人心所喜爱的女人类型,2010年10月我和恋爱了4年的女友分手后一直很苦闷,当慢慢走出心理阴影已经是半年后了,也就是那时我认识了那位让我改变一切的熟女--刘莉...
    933 暂无评论
  • 语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白领女性,每天穿着品牌的职业女装,脸上化着精致不变的淡妆,上面飘着白领小姐千篇一律的矜持微笑。如果不苛求的话,语菲还是一个幸福的女人。有一个爱她的丈夫,还有一个刚刚4个月的儿子,但...
    205 暂无评论
  •   我大学时就读于北京某高校,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应该是性格坚强、骄傲又敏感、细腻,同学都说我开朗,特幽默,模样还漂亮,个子挺高,体重不重,嗯,体格很好。给人感觉是一种乖乖的聪明小男生。  今年上半年,...
    291 暂无评论
  •       “唐铮,你这个穷光蛋,快把偷的钱交出来!”  “前几天就听说你爷爷生病了,肯定是偷钱去给你那死鬼爷爷看病了,你这种穷光蛋留在我们班级简直就是耻辱。”  “你还...
    480 暂无评论
  • 第一章 大小美女  烈日炎炎,翻腾的热浪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进入七月以来,江海市已经持续一个多星期保持四十度以上的高温,这异常的天气,把人们逼得只能躲在空调房里,不敢轻易出门。  正午时分,正是一天中...
    950 暂无评论
  • 我姓陆,工作于一施工企业,2012年公司在北方接了一个工程,劳务公招标的时定了一家和公司长期合作的公司,前期准备差不多后,工人陆续进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小季,她是该劳务公司的预算员,初见的时候,感觉她...
    691 暂无评论
  • 前些时候镜明参加了青年会主办的健保训练班,其中一项是帮助放松肌肉的指压按摩训练。除了图解讲授外,还有六小时的实习,采用所谓的「学生/导师」制,两人一组,彼此重复实地练习,教练从旁纠正,这样每个学员都得...
    616 暂无评论
  • 7月的都江堰还是很热。毕业聚餐快结束了,大家都喝高了;男女同学们开始三五成群的离开。角落里,班花冷静和李晴晴早就被觊觎已久的男生们灌得趴在了桌上。这时3个男生一使眼色,扶起两个美女假装关心的说:“我们...
    567 暂无评论
  • 盛夏的烈日像是一个被谁惹怒了的暴躁汉子,刚一冒头就把怒气撒向它能招到的一切生灵。赵家杰眯着眼望了望落地窗外那仿佛把大地都要烤出油来的热浪,被晃得又闭上了眼睛。心想,「这鬼天气,能拍个屁的外景照啊。」 ...
    729 暂无评论
  • 我的双手在颤抖着,因为,它们正为我获取前所未有的快感。我的脑袋正充满热血,因为,我完成了我长久以来的愿望。我,我的双手正掌握着一对乳房,一对漂亮、尖挺的乳房,那对我姊姊的乳房。姊姊用那迷蒙的双眼看着我...
    474 暂无评论
  •   2006年,我(刘霆)在江苏上大学,我的班主任是一位37岁的中年妇女。姓江,丹凤眼、高鼻梁。她具备一切中年知识分子女性的优点:谈吐得体、处事有方、体贴为人等,时间似乎不忍心在她的脸庞上留...
    657 暂无评论
  • 记得读中学的时候,我因为迁家而转读到这一所新学校,认识了隔离位元的同学林富成,亦因此与阿成的一班朋友相熟。这班「益友」都是喝玩乐,无心向学之流。我们在这个年纪对异性充满好奇和幻想,其中一个绰号叫洪哥的...
    969 暂无评论
  • 那是我上大一的时候的事情,那年暑假放家回来,由于家在南部农村回来正值农忙时节。我家劳力多,但邻居八叔叔(算是远亲了)家劳力少且叔叔身体不好,干不了什幺活只能呆在家里或偶尔作点家务。姑姑外出打工,刚结婚...
    89 暂无评论
  •   「恭喜你,获得了本活动的特等奖,AVXXX将给您送货上门……」正在无聊的浏览网页时,电脑上忽然跳出这幺一行字,病毒广告吧?这是我脑海里第一个念头,随即摇了摇头,直接右上角关闭它。  「谢...
    316 暂无评论
  •   长途绿皮火车悠悠的驶入了终点站——中港市,林昆穿着一身地摊货,背着个破帆布包,晃晃荡荡的从车站里出来,刚一出来就被一群人给围住。  “兄弟,住店不!”  “来我们店吧,经济实惠,还有特殊服务!” ...
    941 暂无评论
  • 我以前以为只有男人才会是色狼,但经过上星期的经验后我发觉当女人变成色狼的时候,一点也不比我们男人色狼来得差劲。上个周末参加一个生日舞会,认识了一位女孩,约二十多的年纪,样子冶艳,衣着性感。 言论豪放,...
    873 暂无评论
  • 我叫孟子辰,家住皖北边界的一个小镇子上。  自幼和爷爷相依为命,在镇上经营一家寿衣店,利润不大,仅够维持生活。  在这寿衣店中,角落处有一口老旧的棺材,摆放在那里很多年了。  那口棺材,每隔一段时间,...
    334 暂无评论